死囚分析师免费阅读 死囚分析师最新章节

2018-04-16 18:00:30

《死囚分析师》

作者:湘西鬼王

主角:吴宗伟

简介

为死囚而开发的软件。突破所有坚墙厚盾的程序。只为寻找谎言的技术。人之将死,其言真的必善?呼救的头颅、流血的公厕、双头怪、白斩人肉……一桩桩血案背后,不为人知的隐情,一件件隐藏于心,黑暗至极的秘密。死囚,究竟隐瞒了什么?将带入地狱的秘密,又有多可怕?

第二章节阅读

“你确定自己没听错?那颗高度腐败的头颅,居然发出了呼救声?根据警方的尸检报告,死者死亡时间至少在五天前,你却能在昨天晚上听到她的呼救声?”

做笔录的警员觉得学生们是不是吓傻了?但四人异口同声的说自己肯定没有听错,且不但听到了呼救声,在王川将头颅举出水面后,四人还听到了笑声,如果说呼救声还有些隐约,那么笑声则无比清晰。

黑暗的夜色中,那条西营人无比熟悉的河道中,一个仅剩头颅的女尸漂浮在水面,发出呼救,如果不是真见鬼了,那就是他们在说鬼话,可是看四人的反应,他们似乎没有撒谎当然最心烦的绝不只是警员,南水分局的邝有才副局长比他们更心烦,因为这起莫名其妙的案件就发生在他的辖区,除此以外他还接待了一组莫名其妙的“钦差”,公安部派下来的三位调查员,提审一名已定死罪,即将行刑的犯人,而这名犯人正是这位副局长亲手抓获的,只是在破案的过程中,让他心里没底的是线人这块,他也无法百分百的相信线人给出的消息,万一这件案子与线人提供的线索有差池,他这个副局长面临的可是前途尽失的风险,想到这儿他立刻拨通了线人的电话:“你给的消息准确吗?”

“骗人我敢骗您局长大人吗?”“如果没有问题,上面为什么派工作组下来调查我?”局长觉得自己居然被一个小流氓给耍了,心理越来越愤怒,说话没了章法。“您别吓唬我,因为这宗案子调查您?”“废话,他们来这里点名就是了为了吴宗伟,不是这宗案子出了问题还能为什么?”电话那头开始沉默,副局长内心愈发的慌张不安道:“你小子给的线报是不是有问题?我他妈要是被你坑了,你也别想好。”“别,您别发火成吗?这件案子百分百和吴宗伟有关系,我、我是和他老婆有一腿,听他老婆说的。”局长一听这话更是恼火到了极点道:“你他妈的是不是栽赃陷害吴宗伟,能和那娘们混在一起?”

“您能不能冷静点,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至于为了一个女人冒这么大风险,吴宗伟真杀了杨凯,我敢肯定。”吴宗伟的案子其实一点也不复杂,一年前,当地两大流氓团伙为了抢夺地盘发生火并,吴宗伟是一方老大,他亲自带人埋伏对方老大杨且,不过该打的没打到,他把外形和杨且极其相似的同胞兄弟杨凯给砍死了,杨凯是当地中学的副校长,所以案件性质之恶劣可想而知,不过很快副局长就通过线人,知道了杨凯的真实死因,所以吴宗伟被抓捕归案,他也没有否认,痛快承认了罪行,由于一举捣破两大流氓团伙,短时间内破获性质恶劣的凶杀案件,原本任刑警队副队的他,连升两级跃居副局之位,真可谓风光得意,前途不可限量,没想到刚刚才过一年,高层便派调查组下来翻查此案了,副局长内心的怀疑和害怕可想而知。

而同事们看待他的眼神似乎也有些古怪,本来他周围全是羡慕的眼光、奉承的话语,如今同事们看到他的表情,似乎全部商量好了一般,有些局促、尴尬,似乎想和他打招呼,却又刻意保持距离,难道他们全都知道了答案,只有自己还蒙在鼓里?解放”的轻松感,反正是死是活的给个话,总比整日活在忐忑中要强许多。调查组一共只有三人,一人名字居然叫秦老鬼,这居然不是外号,他名叫老鬼,身份证上的姓名就是秦老鬼三字,还有两名年轻人,姑娘叫文艳丽、青年叫马三平,因为是公安部派来的专员,级别上比市立分局的职务要高几级,所以分局一众领导都参与了“迎接”工作。

吃过饭,局长意味深长的看了副局长一眼道:“不知道三位领导为何要提审吴宗伟,他的案子早结了?”

秦老鬼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,况且如果不是板上钉钉的死囚,也轮不到我们跑这一趟,您也不用多想,这宗案子办案过程肯定没有任何问题,我们也不是来为谁翻案的,不过据我了解吴宗伟是副局长亲手抓获的,所以有些问题我想和邝副局长聊聊。”

“那你们聊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局长很识相的退了出去。

邝副局长只觉得自己心跳剧烈,手心全是汗液,秦老鬼似乎感觉到了他的不安,笑道:“邝副局长不用多想,这件案子不存在工作上的疏漏,否则来找您的肯定不会是我,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个问题,对于吴宗伟这样一个犯人,您有多少了解,因为我知道您和他都是土生土长的西营人。”邝副局长有些不太明白对面此人的用意,道:“我知道他,完全是工作上的原因,这人是西营市名气最大的流氓团伙之一,因为他的活动范围在我的辖区,所以多年来一直是我重点打击的目标“那么您觉得这人性格如何?”“阴险毒辣,他父母都是知识分子,所以文化程度较高,看表面很难相信他是个流氓头子,属于比较会隐藏自己的那类罪犯。”

“嗯,与我这边的判断高度一致。”“他的案底我掌握的很清楚,这人是个惯犯,但他重大的犯罪案件我们都已掌握,除非是一些类似于打架斗殴的普通刑事案件,有可能会被忽略。”听罢秦老鬼皱着眉头思索片刻道:“我需要与这个犯人见一面,您能安排吗?”调查组来之前,相关的介绍资料便由省厅发给了分局,一切工作必须配合支持,邝副局长不能拒绝,话说到这份上,他隐约感觉到三人此番前来的真正目的,还是因为吴宗伟的过往,和自己并无多少干系,想到这儿,邝副局长终于放下了连日高悬的心脏,可是这些人是如何怀疑到吴宗伟头上的?而来此对犯人展开调查?难道“高层”在全国各地都有信息网络?想到这儿邝副局长只觉得背后一阵发冷,幸亏自己没做过亏心事,否则说不定那天就被严打侦办了。经过预约一天后,在西营第二监狱的审讯室两方人面对面的坐着,邝副局长作为吴宗伟的“老对手”,也有幸陪坐一旁“吴宗伟1972年生人,四十岁整,持械致人死亡,被判死刑,四天后行刑对吗?”秦老鬼今天戴了一副厚如酒瓶底的眼镜,提出问题后直愣愣的盯着死囚。“没错,可惜没干掉杨且这王八蛋。”吴宗伟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。“你们之间的争斗,却杀死了一个毫无干系的人,对此你心里愧疚吗?”“愧疚?为什么要愧疚?杨凯暗地里没少帮他哥哥对付我,干掉这小子也不能算他活该。”“对于即将到来的死刑你害怕吗?”“屁,我们这种人就是挨枪子儿的命,要是怕也不会出来混。”吴宗伟紧握双拳愤怒的大声嚷嚷,看表情他似乎感受到了侮辱。“是吗?看来吴老大还真是位视死如归的汉子。”秦老鬼说话时脸上挂着一丝狡黠的笑容,弯腰从地下拿起一部高清摄录机,仔细看了一会儿,接着将视屏一面转向吴宗伟道:“我学过人体行为学,所以我知道人最诚实的身体部位不是嘴,也不是脸部透露出的表情,而是人的腿和脚,比如说性格狂傲的人坐下后会叉着腿,性格轻佻的人会时不时的抖动某一条腿,但最准确的还是害怕的反应,这时双腿会不受自己控制的颤抖,不知道您的双腿是否属于颤抖的范畴?”不等吴宗伟反驳,秦老鬼指着他的双脚道:“而你也意识到了这点,所以不停的挪动双脚想寻找一个让自己更舒服的坐姿,控制双腿的抖动,却有些力不从心,我奇怪的是,如果真如自己所言并不畏惧死刑,那你究竟害怕什么?吴宗伟听了这话,脸上肌肉忽然抑制不住的抖动了几下,接着两道眉毛挤在了一起,秦老鬼仔细记录着他的表情变化并没有说话,屋子里一时安静的出奇,过了一会儿吴宗伟深深吸了口气道:“好吧,就算我害怕了那又怎样?我已经被判了死刑,害怕当然是正常的反应。”秦老鬼将录像调回他面部肌肉抖动的那一段,开始慢动作播放道:“当你两道眉毛挤在一起时,这种表情是典型的恐惧表情,害怕与恐惧不是一回事,我试着解读一下你现在的心理状态:你害怕即将到来的死刑,由此产生的不安情绪导致双腿不停抖动,不过害怕与恐惧绝不是同一种类型的心理活动,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你在死囚牢里还如此没有安全感?”听了这话吴宗伟双手紧紧抱在胸前,身体后仰,一动不动,自此之后无论秦老鬼说什么,他一个字也不说,就已沉默对抗,到这份上傻子也能看出他身上肯定另有隐情。四人神色匆匆的走出监狱,秦老鬼对文艳丽道:“立刻找出所有能找到的与吴宗伟有染的女人资料。”又对马三平道:“你去调查吴宗伟的家人,搞清楚他们的收入状况。”邝副局长不明白这些信息与破案到底有怎样的联系,问道:“领导,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“我基本可以断定这人隐瞒了一宗比杀人更为严重的犯罪行为,因为他最后的身体行为,很明显是一种保护自己的状态,这说明我的问题,让他心里觉得不安,所以下意识才会做出保护自己的动作,看来他想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,反正也是一死,说不说都无法改变最终的结果,但是我们必须把他内心的这个秘密挖出来,否则很可能会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。”

“您这种分析人下意识动作的手段,是称为微表情捕捉的侦查手段吗?”

“没错,我是学人体行为和犯罪心理学的,所以对于微表情这块有一定的研究,我认为面对一个罪犯根本不可能去听他说的话,观察他们下意识透露出来的行为动作,可信度更高。”

“可是您如何会查到他的头上?是线报吗?”“当然不是线报,我们这行不存在线人,待会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车子风驰电掣的回到了警局,秦老鬼没有丝毫停歇,麻利的走到他开来的一辆依维柯前,打开后门,只见车子内部的空间装满了电脑和通讯仪器,似乎就是一个功能完备的移动指挥所,秦老鬼等他进来后关上车门打开电脑,程序运行后,他输入了工作号码,密码是对于眼球和指纹的扫描,确认后才进入了后台程序,那是一个类似于DOS的系统,黑乎乎的屏幕只有左下角闪烁着一个亮点,秦老鬼输入“吴宗伟”三字后,弹出了类似于文档类型的界面,上面详细归类了吴宗伟的审判材料,个人资料,和一个名为“判断小结”文档,打开小结后只见上面记录着:吴宗伟属于典型的A型血罪犯,心理抗压性强,个性狡猾多疑,心狠手辣,不过这种罪犯特别容易对强者屈服,当他遇到了犯罪手段更高明或是更为庞大的犯罪团伙时,会产生崇拜心理,所以容易被人利用,而吴宗伟个人,以及家庭的财务状况,与他罪行记录中的非法所得,有巨大差距,并且与之交往过的女性,有超过半数以上比例其家人都报过失踪案件,所有失踪人员至今下落不明,其隐瞒过往罪行的可能性高于百分之八十,建议重新立案调查。“您怀疑他把自己的女人卖了?”邝副局长觉得简直匪夷所思,吴宗伟说起来也算是为恶一方的流氓头子,他居然会去做拐卖妇女的勾当?“也未尝不可,否则很难解释经济上的亏空和女人失踪有何联系。”或许是系统判断出了问题?邝副局长心理这么想,嘴里问道:“这是您的调查总结?”“是系统调查后的总结,我是根据它的总结,选择是否对吴宗伟继续展开调查,网络时代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信息共享,而死刑犯是需要最高法院核准的,这就意味着各地死刑犯的资料是统一管理,而我们就是管理死刑犯数据库的分析员,因为我们开发出一套程序,这套程序会根据死刑犯的血型、犯罪手段等等所有个人信息,对他做一个二次判断,判断死刑犯是否存在隐瞒过往犯罪行为的可能,因为根据统计绝大部分的死刑犯几乎都是惯犯,他们在走向生命终点的过程中,往往身负累累重罪,所以我们要保证每一个死刑犯不存秘密的踏上地狱之路,除了给那些被害者一个交代,也必须抓住所有负罪却逍遥法外的罪徒。”

最新资讯

点击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