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灵传说免费阅读 牧灵传说章节节选

2018-04-16 17:59:31

牧灵传说.jpg

《死囚分析师》

作者:Summer晴空

主角:颜颜

简介

冥婚、活死人、女鬼、恶心的触手……当我亲身经历过这一切,天真的以为能够和男神生活在一起的时候,没想到噩梦才刚刚来临。

第二章节阅读

我向来以和为贵,根本就没有什么仇家,现在真是一筹莫展,那个人已经侵入了我的家,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做些什么变态的事,我到底该怎么做?

我双手环抱,终于把冰淇等来了。

我把门开了一个小缝,紧张地看着门外:“冰淇!”

看见她的那一刻,我一把将她拉了进来。

冰淇一直安慰着我,说是刚刚看见了门口的相框,已经处理掉了。

“那张照片除了你还有谁有?”

我微微一蹙眉,这才想起来,那张照片好像是最后我跟冯楚扬旅游时拍的,我和他各有一张。

冰淇低头沉吟了一番,眸子深沉,缓缓说道:“如果只有你跟冯楚扬有,那这件事倒是挺简单了,既然他已经死了,照片这样的遗物,应该是他的家人收着才对,所以能做出这样事来的人,应该就是……”

既然冰淇是学心理学的,她的分析不免让我有些认同。

但是,我并不敢相信冯楚扬的父母,会做什么伤害我的事。

当初他带我去见父母时,他妈妈李英特别喜欢我,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站在我这边。

如果真的向冰淇说的那样,那他父母为什么要这么做?

冰淇让我报警,可是如今我没有证据,加上之前的感情,我根本就无法下手。

更何况冯楚扬刚刚去世,现在最伤心的应该就是他们两个人了。

冰淇接了一个电话,就急急忙忙出去了。

我心下想着,还是先去冯楚扬的家里看看情况再说。

刚打开门的那一刹那,我感觉浑身如坠冰窖,整个房间昏暗无光,只有几只白色的蜡烛,发着忽明忽暗的光芒。

见我到来,李英急忙走上前来,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:“颜颜你终于来了。”

她说冯楚扬把所有的家底都输光了,只剩下这么一个空宅子。

我心中不免一阵苦楚,心疼起眼前的女人。

我接过李英递过来的一杯水,缓缓说道:“我就是来看看您,最近我也收到了冯楚扬的账单,可是却查不出寄件人是谁。”

李英脸色一变,突然沉声道:“颜颜,你是不是见到他了?”

她的脸色在昏暗的烛火下,忽明忽暗,显得有些狰狞。

我瞪大眼睛看着她,他……是指谁?

李英直勾勾地盯着我:“楚扬每天都会来我的梦里诉苦,他说不想要英年早逝。这几天每夜都提起你,说是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背叛,他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,所以就亲自给你寄了一份账单。”

说完,她突然表情狰狞,凑近我:“颜颜,你为什么要跟他分手?”

我浑身寒毛直竖,看着她铁青的脸色,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。

难道是因为冯楚扬的死,让她失去了理智?

“我们分手……”

我刚想要开口解释,李英的食指就放在我的唇上,她的指尖冰凉。

我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,她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:“颜颜,我一直都想让你做我的儿媳妇,虽然现在楚扬不在了,我的想法还是没有变。”

我感觉脑袋晕乎乎的,眼前的人重叠在一起,突然站不稳跌倒在地上,这才意识到,李英递给我的水里面有问题!

“颜颜,我们结婚吧,我们结婚吧……”

冯楚扬的声音冰冷刺骨的传入我的耳中,我闭着眼睛,仿佛有一双手摩挲着我的脸,彻骨的冰凉直达我的血液。

不!我不要跟你结婚!

可是我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正在这时,另一个磁性而又慵懒的声音响起:“我不会让你嫁给他的。”

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……

我用力睁开眼睛,这才发现我还在冯楚扬的家里。

刚刚又是在做梦?

我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掉,是一条古装的血红色的嫁衣。

我的手脚都被束缚着,在我的身边居然放着一个骨灰盒,那上面的照片,正死死地盯着我。

“啊!”我吓得魂飞魄散,尖叫出声。

李英推门走了进来,身上绑着各种黄色的布条,左手拿着高香,右手拿着一把匕首。

她狰狞地看着我:“颜颜别怕,只要你们俩结了婚,你就能安心的去了。”

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终于确定李英就是那个变态。

我猛烈地摇着头:“阿姨,冯楚扬已经死了,你又何必耿耿于怀!”

李英脸色一变,目露凶光:“楚扬没死!只要你跟他结婚,他就会活过来!”

这可真是无稽之谈!

但是现在的李英什么都听不进去,她皮笑肉不笑地拿着匕首,一点一点地逼近我。

那一声声脚步声,就像是夺命符,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完了完了,这下完了!

正在这时,却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门铃声。

我急忙大喊了一声:“救命啊,救命……”

李英用力的捂着我的嘴巴,不让我发出一丝声音。

随后随手拿来一团布,塞入了我的口中。

她把匕首扔在了床上,怒目瞪了我一眼后,就急忙跑去开门去了。

“我还以为你家没人呢,我住在您楼下,想要看一下您家的下水道是不是漏了?”

我瞪大眼睛,拼命的摇了摇头,居然是冰淇!

快跑,快跑!

我心里呐喊着,又无能为力。

突然,放在床柜上的冯楚扬的遗照掉落下来,紧紧贴着我的脸。

他近在咫尺的脸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,仿佛带着一丝阴森的笑容。

一阵冷风吹来,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,急忙闭上了眼睛,在床上瑟瑟发抖。

却在这时,砰的一声门被人踹开了,我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居然看见十几个警察走了进来,而冰淇也跑了进来,担心地看着我:“还好,赶得及时。”

冰淇为我松绑后,我先把脸上的遗照拿了下来。

李英被警察押着,死死地盯着我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笑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警察又给我录了口供,说是李英的嫌疑最大,就把她带走了。

我和冰淇从警察局走出来,已经接近八点了。

“颜颜,你不觉得很奇怪吗?”

我一愣,不解地问道:“哪里奇怪?”

“你说你们家没有被人安装摄像头,那那些照片是怎么来的?”

我浑身一抖,仿佛如坠冰窖,那些照片拍摄角度诡异,而在房间每个方向我都查过了,根本就没有摄像头。

照片是怎么拍出来的?那凭空出现的遗照又怎么解释?

冰淇沉默了一会儿,沉声道:“现在我怀疑,这都不是人所为,难道是冯楚扬?”

我感觉后背一凉,冰淇说的不无道理,我经历的这些根本就无法用科学的方法解释。

我硬着头皮说道:“冰淇你可不要吓我,咱们这是二十一世纪,哪里有鬼怪!”

冰淇没有再说话,说是今天陪我过夜。

最新资讯

点击加载更多